谭立威的博客
每个人都曾渴望成为飞行的鸟
http://tanliwei.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寻找黄玉瑜

2014-02-25 20:31:0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9561 次 | 评论 0 条

去年收到曾经在垒允厂工作的黄玉瑜先生的外孙女来信,大略谈了一下黄先生在垒允的情况,来信是这样写的,“我外祖父是黄玉瑜先生,在垒允是负责厂建(工厂建筑的)。在保山轰炸时受伤,后下落不明。”黄先生的家人对他在垒允的情况似乎了解不多,线索很少。

据黄先生外孙女发给我的一篇文章,提到黄玉瑜先生1902年出生在广东开平一个普通的华侨家庭,因早年丧父随乡亲前往美国谋生。黄先生曾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建筑学,1929年后携家眷回国参加国内建设,曾在南京和广东工作。后前往垒允,参与厂区建筑的设计工作。

我曾请原垒允厂胡理昌先生的女儿胡飞霞女士帮助查询黄玉瑜先生的下落,但是都没有查到什么线索。住在成都的傅昌铨老先生是国内航空史研究的老前辈,感谢老人家委托胡飞霞女士把原垒允厂中层干部叶肇坦先生在80年代写的有关中央飞机制造厂的回忆录转送给了我,这份史料非常珍贵,详细记录了中央飞机制造厂从杭州到汉口,再到垒允的完整过程,保留下了许多细节的东西。

在叶肇坦先生的回忆录里,有这样一段文字,“垒允时期,进厂的比较重要的技术人员中留学回国的有:许玉赞、杨彭基、马明德、刘政原、刘镇雄等。美籍华侨有:余兆昌、郑兆、George Chang、Y.Y.Wang、蔡融活等。”这些名字里后来在中国航空界最有名的大概要算是西工大的杨彭基先生,此处就不累述了。黄玉瑜先生的英文名字缩写是Y.Y.Wong。在民国年间使用的那种老式的中国人姓氏译音中,黄姓的英文写法是Wong,而不是现在的Huang。然而,有趣的是,我发现王姓,按照老式的译音,也是写作Wong。这个发现让我想到,Y.Y.Wang会不会就是Y.Y.Wong,叶肇坦先生会不会是把Wong误写成了Wang呢?从现有的线索来看,黄玉瑜先生是中央飞机厂搬迁到垒允后进厂的,而在叶肇坦先生的回忆中,那位Y.Y.Wang先生也是在这一时期进厂的,这究竟是同一个人还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呢?

有关黄玉瑜先生在垒允的情况,黄先生的家人似乎知之甚少,最重要的线索就是,他在保山轰炸时受伤,后下落不明。所幸的是,在叶肇坦先生的回忆录中,对1942年5月24日轰炸有着详细的记录。叶肇坦先生轰炸时就在保山城里,正带着家人、孩子和两位垒允厂的同事在一家饭店吃饭,他不仅亲眼目睹了保山轰炸时的惨况,而且因为当时垒允厂很多职工、家属都从垒允撤到了保山,所以他积极参与了抢救和寻找失踪人员。他在回忆录里说,“这天夜里,许多人通宵工作,直到第二天早晨,包括曾桐和冯宝泰在内都没有休息。我自己是在这天天黑后被曾桐派往空军医院看望受伤人员,因为我们的受伤人员都是送往空军医院抢救。”

下面我们来看看叶肇坦先生在空军医院看到的情况,“医院里也是一片惨状。我一进大门,就听见院子里一片向我大呼救命声,十分凄惨。当时天黑,没有电灯(炸后停电),根本看不出是谁,只能大声安慰他们,请他们暂时忍耐。走进屋内,走廊里又传来许多呼救声。这里有几只烛光,隐约可以见人,于是走去看望。在我看到而认识的重伤人员中,我竟发现随我同来保山的王工程师(Y.Y.Wang,美籍华侨)也在其中,他的两臂被炸断,躺在担架上哼声不绝,旁边有几位广东同事守护,我非常伤心,忙俯身和他说话,安慰他。他大概因流血过多,已不能说话,但仍能听出微弱的回答声,更令我心酸欲泪。”这里有一个细节,守护在Y.Y.Wang身边的是几位广东同事。垒允厂里职工以江浙人和广东人为主,往往以地域关系集合在一起,从这个细节中可以推断,这位美籍华侨的“Y.Y.Wang”很有可能是广东人。

叶肇坦先生在医院与院方交涉,请医护人员抢救垒允厂的伤员之后,于午夜两三点回到保山饭店,向负责人曾桐汇报情况,第二天,也就5月25日,就发生了保山全城大撤退,在一片兵荒马乱中,叶肇坦先生受命联系车辆撤退垒允厂职工家属,因此也就再没能去空军医院。但是,叶先生在回忆录中很清楚地写下了他所了解到的那位“王工程师”后来的情况,“上面谈到的王工程师,据后来确知,他在跟着发生的保山全城大撤退时,竟因无人照顾,在空军医院中饿死。一个从万里外为了抗日而回国的爱国华侨竟无端遭此横祸,实在令人十分痛惜!”

以上是叶肇坦先生回忆录中全部关于这位美籍华侨Y.Y.Wang工程师的记录。在很多细节上,似乎都与黄玉瑜先生的经历吻合。如果那位“王工程师”真的就是黄玉瑜先生的话,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为何黄先生的家人知道他在保山被炸受伤,却无从知道他最终下落了。黄先生负伤时,有几位广东同乡同事在身旁守护,因此他受伤的情况是这些垒允厂的广东籍职工知道的,也很有可能因此传到黄先生的家人那里,但是保山大撤退之后,垒允厂的组织结构完全瓦解,全厂人各奔东西了,而此后,广东籍的职工与江浙籍的职工似乎联系并不多,因此,叶肇坦先生了解到的“Y.Y.Wang”在空军医院去世的情况,很可能广东籍职工并不知道,因此,黄先生的家人也就无从得知了。

遗憾的是,叶肇坦先生几十年前就去世了,有关他笔下Y.Y.Wang的更多细节已无法寻查。在我手中现有的几份垒允厂的回忆录里,都没有Y.Y.Wang或者黄玉瑜先生的名字出现,希望有更多原垒允厂的后代能够提供更多有关垒允厂的线索,让我们能还原那段历史的真实面貌,让我们重新寻找那个梦想的边疆。

黄玉瑜先生外孙女发来的黄先生的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1930年代末。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写于深夜里      下一篇 >> 《二战王牌飞行员空战实录》已出…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谭立威

Email: flanco@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