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立威的博客
每个人都曾渴望成为飞行的鸟
http://tanliwei.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2014-08-22 2:11:14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5726 次|评论 0 条

被遗忘的飞机厂——原垒允飞机厂戚少俊先生访谈录文/谭立威2007年12月底,我跟随致力于滇缅抗战史研究多年的好友戈叔亚先生,以及云南保山电视台的摄制组,赴云南瑞丽、缅甸南坎等地采访。在瑞丽当地的好朋友赵胤宏和钟泽能先生的帮助下,我们对抗战期间曾在瑞丽垒允(现称雷允)地区存在过不到四年时间的垒允飞机厂进行了实地采访和田野调查。戈叔亚先生与我合作撰写的此次采访记发表在2008年第9期《航空知识》杂志上,题为《寻找梦想的边疆》。...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5726) 评论(0)

2014-06-14 19:08:5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5450 次|评论 0 条

自2009年,“非常王牌”栏目在《航空世界》杂志开办以来,已经历了五年多时间,承蒙读者朋友们的厚爱,虽然断断续续,却也坚持了下来。今年五一前后,航空工业出版社将“非常王牌”栏目中的部分文章结集出版,书名为《二战王牌飞行员空战实录》,属于航空传奇之战场系列图书之一,目前已经在国内各大实体书店和网店上架,淘宝、京东都有。感谢大家多年以来的帮助和厚爱,在此给自己发个小广告吧。谢谢大家。书中的文章都是在《航空世界》杂志上发表过的,不...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5450) 评论(0)

2014-02-25 20:31:09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9446 次|评论 0 条

去年收到曾经在垒允厂工作的黄玉瑜先生的外孙女来信,大略谈了一下黄先生在垒允的情况,来信是这样写的,“我外祖父是黄玉瑜先生,在垒允是负责厂建(工厂建筑的)。在保山轰炸时受伤,后下落不明。”黄先生的家人对他在垒允的情况似乎了解不多,线索很少。据黄先生外孙女发给我的一篇文章,提到黄玉瑜先生1902年出生在广东开平一个普通的华侨家庭,因早年丧父随乡亲前往美国谋生。黄先生曾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建筑学,1929年后携家眷回国参加国内建设...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9446) 评论(0)

2013-06-03 22:11:38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6550 次|评论 1 条

野地上有一堆烧过的纸灰,旧墙上有几个划出的图画,经过的人是大抵未必注意的,然而这些里面,各各藏着一些意义,是爱,是悲哀,是愤怒,……而且往往比叫了出来的更猛烈。也有几个人懂得这意义。 (摘自鲁迅先生《且介亭杂文末编》之《写于深夜里》)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6550) 评论(1)

2013-02-01 21:24:44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8351 次|评论 0 条

德械师是怎样炼成的文/谭立威熟悉抗战史的朋友大都知道,二十世纪30年代,中德军事合作期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在德国帮助下曾编练了几个德械师。在经历了辛亥革命后20余年无休止的内战和长达十年的西方对华武器禁运之后,这些头戴德式钢盔,装备德式枪炮,在德国军事顾问指导下进行训练的中国军人,无论是战斗力还是精神面貌,都给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其实除了著名的第36、87和88师,以及有“铁卫队”之称的中央陆军官校教导总队(师级)这四个比较完整...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8351) 评论(0)

2012-12-08 12:53:35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9105 次|评论 0 条

 12月4日,江苏科技大学颁发英国劳氏Lloyd's Register of Shipping奖学金的典礼结束后,在船海学院师生中引起一片哗然,面对获奖名单大家感到震惊和疑惑:为什么将船海学院的申报人员中学习成绩排名第一,而且拥有两项发明专利和一篇学术论文的研究生XXX刷下来,而在申报人员中学习成绩排在倒数第一的XXX却成了获奖第一名!真是奇怪。而且,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去年船海学院劳氏奖申报中的第一名也是被刷掉的!看来在江苏科技大学获得成绩第一名...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9105) 评论(0)

2012-11-11 15:44:38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6591 次|评论 0 条

In Flanders FieldsBy John McCrae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In Flanders fields.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The t...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6591) 评论(0)

2012-10-10 8:57:26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7317 次|评论 0 条

辛亥革命101年。当人们指责昔日的南京国民政府被妖魔化的时候,是否也会想起,那些真正曾经为中华民国的创立而流血牺牲的人,是否会想起那个后来先后被两个朝代妖魔化的北京政府。当人们叫喊着要尊重历史,却又只记得青天白日满地红,而淡忘了甚至根本不知有五色旗的时候,当人们叫喊着要正视历史,却又只记得有国民党,而淡忘了甚至根本不知还有多少当年既不是同盟会,后来也不是国民党的人曾经为了中华民国的创立流血牺牲的时候,请认真地去重新审视...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7317) 评论(0)

2012-09-15 12:04:34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8363 次|评论 0 条

孙子曰: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危也;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之者不胜。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将听吾计,用之必胜...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8363) 评论(0)

2012-08-25 19:28:28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7618 次|评论 0 条

 弗兰克在《上帝保佑美国》里说,That's one of the problems of your generation(这就是你们这一代人的问题之一),You can't enjoy anything unless it was recorded(除非被记录下来,否则你们就不能享受任何事情)。You were there.You lived it.(其实你就在那儿,你就身处其中)。Isn't that enough of an experience?(这还不足以构成你的体验、经历吗?)I mean, next time you want to remember something, instead of taking out your cell p...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7618) 评论(0)

关于博主

谭立威

Email: flanco@163.com

博文相关

相册

您还未上传图片,点击此处上传

音乐

博主尚未添加音乐。

统计

  • 博文(127)
  • 总访问(4030762)
  • 建立时间:2008-10-13
  • 最后登录:2014-08-22

扫一扫

有不一样的发现